割风

昏暗的光线,嘈杂的音乐,扭动的俊男靓女——这样的环境真的不适合坐下来聊天。

“周深,你到底在搞什么?为什么不回宿舍?要偷偷摸摸把我约到这里来给你手机。”

“嘎子哥,没有偷偷摸摸好吗?你看,这里可是有这么多人的。”周深拿过手机,双手捧着贴到脸上,“啊,亲爱的,两天不见,我好想你!”

阿云嘎看看周深旁边的陌生男人——戴着帽子,帽檐压得很低,还戴着口罩,裹得这么严实,要不是了解周深的朋友圈,阿云嘎简直要以为这是哪位天王巨星。

“你好!”浓浓的香港腔。

阿云嘎握住陌生男人伸过来的手,“你好!”

“周深说的很棒的工作,就是你介绍的吗?”

“是的,虽然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计划,不过我打算带周深和...

经过长达一天的不断尝试和观察,两人终于总结出周深变来变去的规律:当周深变成猫之后,等待四个小时,李克勤亲吻周深喵,喵喵可以变回人的形态,但是亲吻人的形态的周深却不能变回猫,四个小时之后,人形周深会自动变回喵喵。

“也就是说,我的魔法之吻魔力只能维持四个小时。”李克勤一边记录一边点头。

周深双手捂脸,“克勤老师,请您不要说这么容易让人引起误会的话啊。”周深想到今天以人的形态和克勤老师接吻了好多次,反复做实验,真的是快要羞死了。

然而大佬李克勤真是一副科学探究的心态,便签本上密密麻麻罗列中一长串时间点、时长和结果,“你不用害羞啊,我们只是在做实验,而且只是嘴巴碰在一起,有什么好害羞的啦!对了...

“哎,周深啦,你为什么又变成猫了?你这样我也不放心让你一个人——一个猫走。但是我九点要去对面巷子里那家老中医那里看病,他的号我上个星期就预约了,真的等很久了,也不知道有没有朋友说的那么厉害,可以很快治好我的脸。你是跟我一起去老中医那里,还是在这里等我呢?”

“喵喵喵喵。”我就在这。周深心想,天啦,我可不敢跟你走,万一突然又变回人,还全裸,会马上被警察叔叔带走的吧?然后我明天就会上社会版头条,娱乐圈N线小明星一跃完成头条飞跃。

“啊,忘了你不能说话。那么,”李克勤略一思索,“左手是跟我走,右手是待在这里。”

周深立即举起右爪。

“好,那我走咯,你饿了可以继续吃饼干和面包,等我看完医生回来...

“小猫咪,待会乖乖的哦,我住的酒店不能带宠物进去。”李克勤一边说着,一边脱下外套,把周深喵裹起来藏好。

周深想,我还以为大佬都住大酒店可以为所欲为,没想到这位大佬还蛮讲规矩的,一边深深佩服,一边吐槽自己这股油然而生的敬佩感是怎么回事,如果不是他说自己是李克勤,自己也不会说自己是猫,又哪里回要面临眼前这样奇奇怪怪的状况。

周深喵在充满李克勤气息的大衣里耸动着身子,嘿咻嘿咻,这里露出一个洞,我看看外面是什么——哎?大佬,你是不是走错了?这是哪里?!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窥视自以为即将见到的金碧辉煌,没想到眼前的招牌竟然如此熟悉——如x酒店。

大佬竟然住快捷酒店?!都不怕隐私明早就被狗仔曝光完吗?...

流星划过,新人小歌手变成了猫咪,被娱乐圈大佬带回家的故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冬天最幸福的事情之一就是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,如果身边还有可爱的小朋友们跑来跑去的笑闹就更美妙了。可惜,在这个太阳已经只剩一点点尾巴的冬日傍晚,小朋友们都已经被家长们带回家了,而周深——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独自喝着闷酒,旁边只有一个奇怪的陌生人。

“咣当!”第三罐啤酒空罐准确进入垃圾桶。

“小盆友,借酒浇愁吗?菠萝啤不管用的啦!”

周深扭头想给发出这个声音的坐在长椅另一端的可疑分子一记眼刀——鸭舌帽、大墨镜、黑口罩,怎么看怎么可疑。不行,我是一个热情善良正直的小可爱...

7

何开心百无聊奈的转着手里的钢笔玩,一圈又一圈。就这样持续了至少十五分钟。

办公桌对面的叶南迪满脸黑线,“喂,你还要这样转多久?想好了吗?”

“你说的这件事的确蛮有意义的,修复南边那一片民国建筑可以提升我们公司的形象,也可以给我们联手开发的地产项目做宣传,但是,你完全没有方案,连基本的框架都没有,没有预算,没有讲请哪些设计师来做,这样简直是空手套白狼嘛。董事会那些叔叔大爷们是不会搭理我们的。”

“办法总比困难多嘛,你不是以前跟我讲过要积极向前看吗?而且,说到设计师,我要跟你讲一个大发现。”

何开心看叶南迪神神秘秘的顿了顿,开心撅起嘴,放下钢笔,用手指着他,“要讲快讲,最讨厌跟我卖关...

今天下午看了《雪暴》,这一对实在太虐了!我觉得康浩心里永远只会有晓松,不会再有别人的位置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王康浩最终留在了林场,孙妍去了北京。

王康浩去火车站送孙妍,孙妍把那个在警车里放了一年的紫色小盒子还给了他。

王康浩没有说话,只是笑了笑,接过盒子。

“项链很漂亮,晓松的审美就是比你好。我都有点后悔生日那天没有给他送出这礼物的机会了。”孙妍低下头,右手抬起,撩了把刘海,再抬起头,王康浩看见她眼中有一点泪光,“不过,最后他把项链给你了,你收着吧。”

王康浩也笑,“他给我的时候还说不是送我的,要还他俩月工资。”

“真好,你现在…...

备注:背景是1991年,背景音乐是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》。

“哟,二花,你旁边坐的就是市里派下来的大学生吗?模样可长得真好!”

正值初春育秧,稻田里一片繁忙景象,喊这一嗓子的妇女犹如平地一声雷,把埋头劳作的大家伙儿都惊醒了,纷纷直起腰,要看看村里新来的大学生。

“大学生哎,就是不一样,长得跟画里的人似的,斯斯文文,白白净净,秀气得很。”

小媳妇们只敢偷眼瞧,还是那喊了一嗓子的妇女仗着年纪大,啥都敢说,“二花,这好看的大学生一来,你光明村第一帅的名头可是要被抢走咯!”

花无谢握住拖拉机把手,气势昂扬得像个骑着骏马的大将军,“吴嬢嬢,我这帅可是公认的,莫说光明村第一,就是放眼朱家镇,也是...

“开心,我回来了。“

“这么快?”何开心嘟嘟脸,看着越走越近的叶南迪,“你真的把季如风送到楼下才上来的吗?”

叶南迪顾左右而言他,“我去看看锅里的烧排骨,好了就可以开饭了。”

何开心本来要假装生气,好好批评一下莫名其妙对季如风很不友好的叶南迪,但是说到开饭,他立即来了精神,“好了,这次放过你。我去摆碗筷。”

“哇,你谁啊?”厨房里突然传来叶南迪的惊呼。

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何开心吓得拖鞋都没来得及穿,赶紧跑进厨房。

“他……”叶南迪指着前面,“为什么我只是出去几分钟,回来厨房里就突然多出一个奇怪的穿着cosplay衣服的家伙?”

何开心歪头,“啊?你指着锅在说什么胡话?火再不关小点...

5

“咚咚咚!”

何开心躺在沙发上,一点起身开门的意思都没有,只懒洋洋喊了声,“谁——啊——”

穿着围裙的叶南迪从厨房里走出来,摇摇头,“你问得那么小声,到底是在跟我说话还是在跟门外的人说啊?”

说着,叶南迪开了门——

叶南迪挺直脊背,以俯视的姿态看着门外的男人,心里道,长得倒是不错,不过比我矮,看起来也不像会照顾人的样子。

季如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,“你好,这里是何开心家吧?“

叶南迪不接话头,明知故问道,“你是?”

季如风摘下鸭舌帽,点头道,“我是他的朋友,我叫季如风。”

叶南迪不屑道,“朋友?他的朋友我都认识,我怎么不知道你。”

“谁呀?怎么在门口讲这么久?”何开心睡眼...

1 / 22

割风

喜欢张国荣,喜欢江美琪的歌,喜欢古龙,喜欢陆花、西叶、飞欢。

© 割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